Lucy

【莫家书信集翻译】莫爸爸“吼叫信”(书信285)【下】

本人英语不好,渣翻求轻拍!

引言:在这篇长信的中后部分,利奥波德的措辞明显变得严厉了起来。他客观的把利害关系摆给了年轻的沃尔夫冈并一再质问他。不得不说,利奥波德真的操碎了心呐。(原文莫爸爸并没有分段,但为了方便阅读我自行分了一下)

PS:当时的歌剧演唱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啊。

接上:莫爸爸‘吼叫信“【上】

......你目前在慕尼黑的命运只有上帝能知道了。在奥格斯堡你也陷入了一小段恋情,你和我弟弟的女儿相谈甚欢,而她现在必须给你她的肖像。这些在我写往曼海姆的信的剩余部分。当你在瓦勒施泰因的时候,你逗乐了整个乐团,你拿了把小提琴,一边跳舞一边拉,导致人们向他们缺席了演出的朋友们形容你是一个醉醺醺的,兴致勃勃的,没脑子的人,因此就给了贝克先生贬低你的价值的机会,尽管你作的曲子和你姐姐的演奏(她总是说“我只是我弟弟的学生”)让这两位绅士在其他角度尊重你,因此现在他们对你的艺术有很高的看法并且一定会更加倾向于停止贝克先生的拙劣的作曲。当你在曼海姆的时候你赢得了坎拉比希先生的喜爱。但你之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他没有从中找到额外的好处。这我也已经在信的剩余部分说过了。然后坎拉比希先生的女儿被赞誉所覆盖(莫扎特曾经为她写过一首奏鸣曲,慢板是对她的描绘),她的性情被记录在了奏鸣曲的慢板中,简而言之她现在深受盛宠。然后你又和温德林先生交好。他是目前最正直的朋友——然后发生了什么!还用我再说一遍吗?你马上又和韦伯先生交好,其他的朋友都被你抛到脑后,现在这个家庭才是对你来说最正直最虔诚的,而这个家庭的女儿则主导了咱们家和她家的悲剧的上演!在万分的激动之中你那善良的,过分敞开的心迷惑了你,你认为你那些所有欠考虑的爱慕都是明智以及可行的好像它们一定会在常理之中成功一样。你想把她作为一位歌剧名伶带到意大利。

告诉我,你知道有哪个歌剧名伶没有在德国多次演出就走上意大利的舞台的?有几部慷慨激昂的,在格鲁克和卡尔扎比吉的指导和严格审核下的歌剧是贝卢斯科尼夫人没唱过的?泰伯小姐有几部歌剧不是在海瑟的指导下,老歌唱家的教育下和著名演员们——苔茜夫人,你曾在你于孩提时期亲吻了一个女黑人的希尔德堡豪森王子那里见过她——的指引下演出的?有几部辛德勒小姐在维也纳演出的意大利歌剧不是经过了在弗赖伊男爵的府邸的私人首演之后于海瑟先生,苔茜夫人和梅塔斯塔齐奥的指导才上演的?她们之中有谁是直接把自己展示给意大利公众的吗?有多少赞助和多么强有力的推荐是她们在达到自己目标之前所不需要的?王公贵族们推荐她们,著名的作曲家与诗人们为她们的能力做担保。现在你又要让我写信给卢吉亚第!你的计划是以五十杜卡托的价格写一部歌剧,即使你知道维罗纳没有钱去委托一部新的歌剧。我现在要去问候阿森萨,即使米凯莱·道尔·阿加塔并没有回复我之前的两封信。我十分愿意相信韦伯小姐唱的像加布埃丽;那样她才有足够的能力去登上意大利的舞台;才能将自己打造成一位歌剧名伶并实现她的一切目标;但是由你来认证她的表演能力是极其荒唐的。表演的要求比这更高。为什么,幼稚的老海瑟,即使是善意的努力也还是让戴维斯小姐被意大利的舞台永久驱逐了,在意大利,她首演的第一个晚上就被嘘声轰下了台,她的部分也被交给了德·阿米克斯。更别提是一位女演员了,即使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男演员,都无法避免在异国的舞台上登场过程中的种种麻烦。你认为这些就够了?——绝不!——她必须有台上的仪态。(此处原文为意大利语Ci vuole il possesso del teatro)

如果你仔细考虑一下,你会明白所有这些的。我知道对于这些要点严厉的反馈会说服你的,你的计划是自私的,它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准备并经历极其艰难的道路才能达到。有哪个经理在听到有人要推荐一个十六七岁的,从来没有舞台经历的姑娘的时候不会被逗笑的?关于你的提议(我在想到它的时候都几乎不能写下来了),你的提议是和韦伯先生一起旅行,不言而喻,还有他的两个女儿——这简直让我失去理智!我亲爱的孩子啊!当这个计划被他人推荐给你的时候你怎么能允许你自己被这个可怕的想法迷惑哪怕一个小时!你的信看着就像是传奇故事。你真的打定主意要和陌生人环游世界吗?你做的事情与你的名声相去甚远——你年老的父母和亲爱的姐姐会怎么样?把我暴露在王子和爱你的整个地区面前当笑柄让人嘲笑?是的,因为那个重复的问题的答案,你让我成为了全地区人的笑柄,而你自己也会被整个地区蔑视。我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你要去巴黎的消息。但是现在,你想要和陌生人漫游与冒险?当然,在一些深思熟虑之后你就会放弃你现在所有的想法!但是我可能会从那草率的计划中说服你,我告诉你,现在没人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现在的情况无法猜测战争何时会爆发,现在各地的军队不是在行军中就是正在下令。去瑞士?——去荷兰?为什么?那里整个夏天都没有人(soul?)冬天去伯尔尼或苏黎世的话只能勉强不被饿死,没别的出路。在荷兰,人们有音乐之外的事情要想;无论如何一个人一半的收入都会被胡梅尔先生和音乐会的开销吞噬的。而且,你的名声会怎样?那些地方都是那些水平低的人,二流作曲家,耍笔杆子的人,史温德,扎帕和里奇那样的人。哪一位对我来说的伟大作曲家会屈尊于那种卑贱的地步!去巴黎!赶快!在那些伟大的人之间找到你的位置。要么全得要么全失。(原文为拉丁语)

仅仅是参观巴黎的思考就能把你从那些不负责任的想法中拯救出来。一个有天赋的人的名字与名声会从巴黎传向全世界。那里的贵族阶层以最遵从,尊重和礼貌的态度来对待天才;你会在那里看到一种优雅的生活气息,这会使你感受到它与我们粗糙的德国侍臣和他们的女人们的惊人对比;你还可能会得到一口娴熟的法语发音。

对于温德林先生和他朋友们的计划,你不再需要它了。你已经了解他们很长时间了——难道你妈妈没有察觉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吗?难道你们瞎了?——并没有,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置身其中,而她不敢反驳你。让我愤怒的是你们两个都缺少告诉我经过推断的详细的信息的自信与坦率。你们在选民(elector?)的影响下都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而最终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你希望将焦虑的我撇在一边,结果你又突然颠覆了我头脑中所有的担忧,这几乎要了我的命!你知道你几乎有上千种证据,但感谢仁慈的上帝给了我合理的判断,我的头脑依然在运转,我可以找到方法去分析及猜测最为复杂的状况。是什么阻止了你依我的希望而做事和询问我的意见?我的孩子,你要把我看作是你最忠诚的朋友,而不是一个严厉的父亲。想一想吧,我何时没有和善的对待你,像侍候主人一样照顾你,甚至给予你所有力所能及的环境以及帮助你去享受所有高尚的体面的乐趣,即使这些经常给我自己造成不便!我猜温德林先生已经出发了。

虽然(被气的)半死不活,但我还是要考虑并安排你去巴黎行程的各种事宜。阿尔比尔先生是一位知名的奥格斯堡与慕尼黑商人,他现在会和他的代理人一起度过整个大/斋/期。我会给他在23号写一封信并把这封信和我将要充分的写给你并且告诉你这趟旅程大概要花费多少的信一同寄出;我还会随信附上一封公开信,你必须要把它交给阿尔比尔先生(我知道他出席了你在奥格斯堡的音乐会)他正等着这封信。这些烦心的事务耗费了我两个不眠之夜。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现在有多少钱。我相信你能数清那二百古尔登。我非常惊奇的读到你强调你现在可以在空闲时间完成M·德·吉恩委托的音乐。看起来你还没有交稿。然而你却想着要在二月十五号出发?——你甚至去了一趟基希海姆——甚至带着韦伯小姐,毫无疑问你没有挣到什么钱,因为公主有两个人要奖励,否则你可能会得到馈赠。不过,这都没关系。但是,仁慈的上帝啊!假如在等待与他们一同旅行的安排中温德林先生要耍你或是M·德·吉恩打破了诺言,你就在下一封信中告诉我,这样我可以知道事情是怎样的。

好了,我要告诉你你可以为韦伯小姐做些什么。告诉我,都是哪些人在意大利教课?他们难道不都是年长的大师和上了年纪的男高音歌手吗?拉夫先生听过她唱歌吗?跟拉夫先生谈谈并让他听听她唱你的咏叹调。你可以说你希望他听一听其中的一些。这样你可以和拉夫先生一起影响她。然而他可能现在就要唱,他知道他的职责,如果她给拉夫先生留下了印象,那她一定也能给那些知晓拉夫先生名声的意大利经理们留下好印象的。同时她可以在曼海姆的舞台上找到登台的机会,甚至是无偿的都可以,那样她就能获得一些经验。

你渴望改善你从你父亲这里沿袭的压迫。但你应该先考虑一下你父母的福祉,否则你的灵魂会下地狱!?! )想想我在咱们告别的时候,以极其痛苦的姿态站在马车旁。我当时非常不舒服,我前一天晚上给你收拾行李直到凌晨两点,早上六点又去马车边送你,为你照看一切。伤害我吧,如果你是如此的狠毒!去巴黎赢得名誉和钱;然后当你有足够的钱的时候,去意大利接歌剧的委托。这不是只靠给经理们写信能办到的,虽然我准备这么做。然后你就可以推荐韦伯小姐了,这以个人名义会更容易。准确无误的给我写回信。我们给你们上百万个吻,以及,我一直是你们忠实的丈夫与父亲。

                                                                                                                              MZT

勃林格尔问候你们。

南内尔在这两天已经把眼泪哭干了。

再见。

妈妈会和沃尔夫冈一起去巴黎,所以你们最好做一些必要的安排。


虽然在上个部分中莫爸爸对于小莫的预言还算准确,在这部分中莫爸爸关于巴黎预言真是不那么准了(一口毒/奶)!不过我终于知道他在离别的信【书信208翻译】中为什么心理和身体都如此难受了。收拾行李到凌晨两点也是......不管怎样,这封‘吼叫信”还是让沃尔夫冈离开了曼海姆和韦伯一家,前往了巴黎,可是,在巴黎,等待他的是一个悲剧......

总之,利奥波德可能是一位严厉的,控制欲强的家长,但他的的确确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发展的越来越好的!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