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

【肖邦的葬礼和第一部传记】




“请演奏莫扎特来纪念我。”


根据肖邦的遗愿,葬礼上要演奏莫扎特的《安魂曲》。但由于当时教堂里的规定是“女性不可以在教堂内歌唱”,而莫扎特的安魂曲却有大量女声合唱。肖邦有势力的朋友们一直在和主教协调,最后教堂方面同意让女歌手们在黑色的幕布后面演唱。葬礼也因此拖了两个星期




葬礼于1849年十月30日在圣玛德莲教堂举行。画家德拉克洛瓦和两位波兰王子(他们都是肖邦的好友)参与了抬棺。葬礼非常宏大。据记载,整个巴黎有三到四千人参加了葬礼。教堂附近的广场上停满了马车。据柏辽兹记述“巴黎所有的艺术家都来了。”而根据伦敦音乐报纸的报道“有四千人坐满了教堂的长凳”。葬礼上除了演奏常规的弥撒之外还演奏了肖邦自己的《葬礼进行曲》和莫扎特的《安魂曲》。




肖邦的遗体最后被葬于拉雪兹神父公墓。墓碑是“哭泣的缪斯和一把坏掉的竖琴”,由乔治桑的女婿设计,因为肖邦和乔治桑的女儿索朗芝关系很好(亲情的关系)墓上被撒上了多年前他的老师艾斯纳交给他的波兰泥土。








在肖邦葬礼【仅两周后】(刚在十月22日肖邦去世五天后过完38岁生日的)好友和同事弗朗茨李斯特开始着手写历史上关于肖邦的【第一部传记】来纪念自己早逝的好友。李斯特因为身为魏玛宫廷乐长无法去巴黎参加葬礼。他在十一月开始给肖邦的姐姐路德维卡写信询问关于肖邦个人的各种问题和细节,并试图取得肖邦的【各种信件物品资料】。但是,刚刚失去亲爱的弟弟,沉浸在悲痛之中的路德维卡拒绝了李斯特“冒失”的请求,并让他去向肖邦的贵族学生简·史达琳索要资料。因为很多资料都在史达琳那里。但史达琳【也拒绝了】李斯特的要求。




于是李斯特只好根据自己对于肖邦和他的音乐的了解,写出了书。这本书在1851年完成初稿(用时不到两年)。据李斯特的传记作家Alan Walker 的研究,这时这本传记还是【全部由李斯特】写成的。




但由于出版社方面表示这本书在1874年再版时需要修订。当时李斯特没有精力再修订这本书,所以李斯特曾经的情人,沙俄公主卡洛琳·冯·赛因·维特根斯坦就帮他修定了一下。卡洛琳公主本是一位波兰地主的女儿,母语是波兰语,她热爱文学也十分的爱国。在修订之后,这本“传记”里面就多出了非常多的华丽词藻和形容词。李斯特也表示这1876年再版的《肖邦传》是“由卡洛琳写成的”。再加上李斯特在书里阐述了很多【他自己】对于音乐和艺术的理解,所以这部书不算是很严谨的著作。但这依然是历史意义上的第一部《肖邦传》!


这本书最新的一版是匈牙利语的版本。是匈牙利方面在2010年为了纪念肖邦诞辰200周年的时候再版的。


p.s 历史上李斯特在得知肖邦去世后说的有名的话是“在年轻的时候死去是多么的幸福!”







P1P2 圣玛德莲教堂外观,这是一座希腊风格的建筑。


P3P4 圣玛德莲教堂内部,因为采光设施被设计的很少,所以整体气氛比较庄重肃穆。


P5 现今的肖邦墓,墓前鲜花蜡烛络绎不绝。


P6 1867年根据李斯特第一版《肖邦传》的第一次英语译本。由Martha WalkerCook翻译。现藏于耶鲁大学图书馆。

评论

热度(112)